H2O

不燃烧+不支持燃烧

日啊啊啊啊啊啊啊

Mercury.:

《一见不钟情》本宣



STAFF

作者:Mercury.

封面画手:TRIBEYE  @TRIBEYE 

封面设计:八音  @八音 

插图画手:某猫monota  @某猫monota™ 

排版:弥  @咪弥酱 

校对:squi @天在水 

G文:天然卷  @凉菜卷 

明信片:樱桃树桩  @樱桃树桩 

              å†¬çœ çƒ  @冬眠球 

特典:原则  @呐咔嘛啦Gsk 



INFO:

字数:23w↑↓(包括正文+一篇已放出番外+一篇未放出番外)

          æ­£æ–‡å¯åœ¨LOF合集内翻阅

定价:68元

工艺:封面覆膜磨砂 å¸¦è…°å°

赠品:明信片X2

特典:吧唧X1

(特典通贩预售前四十赠送,场贩每天前二十,特典不单卖!)



通贩预售:通贩地址  11.16 晚上八点-12.10 æ™šä¸Šå…«ç‚¹ ï¼ˆæˆ–者搜店铺“新立优印”)

          CP23结束后统一发货

          ä½™æœ¬å°†äºŽCP23后上架

场贩时间:CP23 é¦–发 æ‘Šä½å·é™å€™é€šçŸ¥

                 CPP地址



抽奖:

微博抽奖→@Mercury_阿凉

转发本宣微博,12月10日晚八点抽一人送本子+特典全套

LOF抽奖→此条本宣

从本条LO的热度(包括红心、蓝手和转发)中抽一人送本子+特典全套

也于12月10日晚八点开奖




任何问题可在本条LO下留言或私信我,感谢购买!





谢谢喜欢!!!❤️

一路上来谢谢支持!!!❤️

第五人格表白墙:

5469
被表白人 @瓶颈寺想喝浓泉山夫

一鼓作气【1】

*久违了

*是园医

*非典型abo

*双A

*现paX同龄X并不熟悉彼此的发小

—————————————


“艾米丽!!”


“不!扯什么狗蛋!!!!门都没有!!!!”


空气里气息甜凄凄,艾玛眨巴着眼睛、眼眶里湿润,张开上下颚就是露出白灿灿的虎牙,顺势朝着对方的腺体咬去。


然后遭对方一阵暴栗。被怒斥门都没有。


信息素的味道像是点燃的烟草弥漫而生的烟雾,又慢慢退去,消散,再消散。


艾玛红着眼抽泣起来,捂着腹部,一边干咳,一面把所剩无几的早餐淋淋尽致地都给吐出来,身下的艾米丽也神色骤变,洁癖趋势她脸色很难看,一面嫌弃一面挪动身子想挣脱出来。


“艾,艾米丽...”

艾玛有气无力的呼唤了一句,艾米丽才定下神来分析此时此景。


很显然易见,她又被发小牵着鼻子走了,而且差点被cao。


情欲作祟,都怪艾玛的信息素太使她倾心。恰好是她最喜欢的醇香,像是一种花香味的烈酒,侵略性极大的烈酒。


“艾玛。我知道你易感期。”柔声安慰,怪愧疚的,半响又做出补充,“但是你知道我也是个alpha。”


药草烟熏的味道,艾米丽的信息素,像是有颜色的甜腻毒品,令人生瘾。


“噢~我知道。”

艾玛呲牙咧嘴地笑,疼痛使她面部肌肉表情无法支配,呈扭曲着,却还是要骨子里的嬉皮笑脸。

“我就是想干艾米丽~”


艾米丽一脸的不可理喻,嘴角抽搐,

“你疯了……”

她嘟嚷着,起身像风呼呼逃离了现场。


“什么..”艾玛眯起眼睛看人的背影,

“你不也是疯了嘛~”

嘟起嘴来,


那种想和疯子来一炮的驾势,不也是个疯子嘛……


扫扫人的蝴蝶骨,怪好看的,说飞走就飞走了。


——


“艾米丽学姐和艾玛学姐很熟吗?”


学妹果香味扑鼻,像是秋日里饱满圆润的柑橘,艾玛大概很喜欢这种吧……

艾米丽心想着,又琢磨起这个问题,

和艾玛熟吗?


“还好吧……”


还好吧……也就是一般般,和对方是邻居,自己多年也是乖乖,艾玛也是表面上乖乖,一路来虽然同班却交际不是很多,艾玛想来就来想退就退。

以及,那家伙多方面不良学生的气息,明明不是很熟悉却理所当然的写着【和艾米丽最最熟悉了】的招牌,理所当然气势上压制着艾米丽。无事也痞痞地笑一阵,支驶着艾米丽给她跑腿。


明明一直以来连话都没说上几句。


艾米丽由心吐槽到。


转念一想也没有太糟,至少记忆里清晰的记着,艾玛在分化之前,依旧是个甜美可人的“小女孩”,也没有诸多方面的大不堪。只不过是在第二性征崛起,才由显得张扬、可怕。


但不过,也许是第二性别的相斥,冷静分析,也就艾玛这种性格来讲,才会这么吸柔软的孩子们吧……


艾米丽呲呲笑了一声,


“反正我是对这种性格不感兴趣。”


那个果香味的omega少女歪歪头,皎洁地笑起来:“又不是艾米丽去追她~之后要和艾玛学姐在一起的可是我嘛~”


那女孩笑起来明朗,却是莫名引得艾米丽一阵不爽,笑了笑,眸子也冷了下去。


“可是我这种alpha就不引人注目嘛?”

她更想将其总结为同性相比的嫉妒不满,而不是一瞬让她略微有些恐惧的情绪。

或是什么...

“啊呀!真是的!”那女孩哈哈笑起来,洋溢着浓浓的快乐或是暧昧,“我也喜欢学姐你这种超温柔体贴类型了啦!”

“是嘛~那祝你好运喽~”

她刚刚呈上去不久的祝福,却在某一个瞬间被打击的支离破碎。







艾玛想睡她。


那五个大字忽地闪现在艾米丽眼前,黑漆漆空洞洞,晃地艾米丽头晕目眩。


铁皮隔间的器材室里满是两个Alpha互相攀升地奇怪味道,像是毒蛇巨兽嘶嘶作响,一声一声急躁地气息此起彼伏。要说为何到这种境地,要从很多发面揪起。


反正都是错误的,


但是舌尖的粘稠并不能迫使当时的艾米丽思考那么多,她和艾玛谁都没碰酒,却好像谁都灌下了四五瓶滚烫热酒,气息灼伤着彼此。


艾米丽将错误怪罪在艾玛头上。

那家伙易感期了,却还是那般张扬,身上粘腻甜酒的气息度数在无限的攀升,直至终于熏醉了不太会酒的艾米丽。


她当时应该熏醉的是那颗小果子的,


艾米丽胸口发闷,顿时愈发气淤。


昏暗的灯光,在这个小型娱乐场所显得格外点缀,屏幕里洋溢着高中生充满活力。激情,力量的叫喊,歌声,尖细,低沉。


还有起哄声。


“我算准了日子了。”艾米丽划弄着手机,对果香味的omega打了个信号灯,“今天她易感期,你把握好时机,我一会给她灌酒。”

艾米丽身子陷在紫皮的沙发里。但腰板依旧以s的弧度直直坐在那里,白皙脸颊泛着淡淡的粉红,她上了妆。也对,至少来了这种场合,那个小学妹显得格外精神,她娇小玲珑,时而地欢呼雀跃,眼里满是对过些时候饱饱喝上一坛烈酒的期盼与憧憬。

她喜悦的模样引得艾米丽心中波澜又起,琢磨着自己此时扮演的角色,未免有点富丽堂皇了。



不过这个计划实行的并不顺利,艾米丽紧张过度,导致学妹再怎么努力往艾玛身边蹭,艾米丽也没有劝进去过一滴酒,甚至站在对方嘴边的一滴,都没有。


学妹娇嗔状地用眼神责备艾米丽,艾米丽也眼前一白,心想着你凑她那么近,她眼里都是你,我怎么接近,又该怎么执行计划呢??


强人所难..


艾米丽束手无策,一时就很想早退。那个学妹也没多见的需要她的帮助,手摩挲一阵抓起那件浅蓝色的外套。


“艾米丽同学?”

艾玛在艾米丽眼中,无论再怎么样的张扬,其实也是安静的。


大场上安静,只是携着微笑,招牌笑容,令人捉摸不透她在想什么。也很识大局,这也是为何她人缘很好,也总能让在场每一位都受到照顾,这是艾米丽觉得她最闪光点的地方了。


艾玛眸子明亮,一点看不出易感期的状势,让艾米丽怀疑自己是不是算错了日子,


“怎么?你要早退吗?”


艾玛浅浅笑道,笑得很平静,艾米丽神色慌张,额上渗了一丝虚汗。


“不。我去趟洗手间,马上回来。”


她又说谎,但是艾米丽真的很累了,她生性柔软,今天的所作所为对她来说太废神。


“我也要去~~~一起吧艾米丽~~”


像是被野兽整只逮住,掐住咽喉。

为了防止猎物逃跑,艾玛颖慧的眼眸在那一瞬像是剑刃一样插了过来。


艾米丽也是后知后觉。



以背对其的姿势极富有屈辱性的。双手被扼住,艾玛在她身后缓缓吐气,手指的指腹摩挲着她的腺体,气味上的占领与宣誓。


“跑去哪啊?艾米丽..”


打翻了一坛烈酒,


“你不是知道我易感期嘛……


怎么..喜欢我啊……”


艾玛的话语总算把艾米丽打到低谷,她面色惨白,额前一道黑线。

艾玛缱绻的尾音带着Alpha特有的情欲,一股一股浓郁的味道直冲艾米丽鼻翼,充斥地她快晕眩过去。


艾米丽想说什么,反驳什么。却莫名战粟起来,舌头被掐住了一样。


随即对方俯下身来黏住艾米丽的舌。一下一下,攻破艾米丽的思想,


有意无意的舔舐,顽劣的亲吻。


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艾米丽的大脑一片空白。



艾玛深邃颖绿地眼眸狠狠盯着她,待艾米丽手肌无力,自然下垂时,去直捷了地褪去对方碍事的衣裙,双腿抵上对方裙装的下摆,


然后,鼓弄双颊,小口小口地往对方嘴里面注气,吹起。


当艾米丽意识到时..


发生了前文的一幕,她深知。艾玛的这个动作的意味。


“你想做什么?!”


潮红的脸颊红唇怒斥。


“做你。”



——-Tbc——————————










吃了退烧药后过敏了

发烧前后完全就是两个人。发烧的时候完全身体思想不由自己支配。浑身发热大脑一片空白但是还有点意识。极其敏感玻璃心,倒头就是哭,后耳根热的可以烧着背枕。有点零碎思想意识就是一阵猜测多疑。一点点事情就能把自己打击的支离破碎,发烧往往还会带着精神的疾病一股热潮袭来。想不开就想自杀。躺在哪里都可以。没有意识的时候就是一阵傻笑,笑的肋骨都很疼,不知道在笑什么,像是一阵频率动作一样,会自言自语和自己说话,还会大声唱歌或哼歌。一阵子之后又会哭,想东想西想自杀。


往往在吃过药物压制住就好了。


然后热潮过后。

就会异常的神清气爽。


完全就是两个人。

是自己的人设。

一只目光呆滞的傻逼豹子,头型来源于三次。被班长调侃蘑菇头(盲目分析

盲誓

*蝶盲
*一个充满芳馨的誓言
—————————————————————
01.

她来自东方,擅长收敛剑羽,也擅夺人性命,取人咽喉。歌声优美。
是一名富有魅力的成熟女性。
也是名富有魅力的东方美人。


她藏在教堂的院后,是纯暇的圣光,也是捉不到光的修女。
安安静静,柔柔和和。
喜爱听寻上帝的嘱托。也喜爱给予他人祝福。
更喜爱百灵的歌喉。



灌木里芳馨不知名的簇簇白花,在午后会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她喜爱坐在那里,听着鸟儿吟唱春光。

她听到类似于他国的民族歌谣,那双黯淡的双眸也好似携了光。星星点点地闪烁。

“您好。”
她极有礼貌的打了招呼,警惕的女人拔剑出鞘。
修女无所察觉,只是浅浅微笑。
那位歌唱家乡民谣带携感伤的女人,微微倾头,打量着毫无戒备的少女。
放下芥蒂,也是出于不该有的好奇,
或是一瞬的喜爱与好感。
“你看不见?”

少女有些发怔,对对方的发问也不惊讶。
明媚的笑容袒露而出。
“主赐予了我光明。刚刚好好。”

那身着墨红色长裙的女人挤出怜悯的笑容,与温暖日光不相称的冰冷。
“可笑。”
无以寄托的信仰罢了。


02.
她曾以为那是至高无上的隐蔽点,
有草木遮掩,林林葱葱。
是她遮盖悲伤与伤痛的最佳处。
没有人来,也不会有人来。
她该赞扬这硕大教堂背后的废弃花园,
那是她在这陌生国家的“唯一的”落脚处。
也是一眼便中意,心也系在那里。

她会在那里歌唱她的惦念,也会在伤痕累累时,在那里藏匿蝶翼。
她是名剑客。一名间谍。一位舞者。一位歌姬。
也是一个活生生的复仇者。

但她从未料到,
她并不是这里唯一的光临者。



一位看不见的修女,成为她歌声的唯一“观”众。理论上是对她造不成威胁的。却因职业本能。曾一再想除掉这女孩。却终究被其笑容打败。
由于她看不见,所以也不用应付太多的过问。谈话间,她得知,
她叫海伦娜。

是一名修女。一名听众。一位少女。一位盲女。
也是一株活生生的花朵。

灿烂又干净的白色花朵。


想到这里,美智子心生愧疚。
她也许不该出现在女孩的身边。

就像纯白的花朵沾染了污渍的红。

她的视线些许模糊。她不能判断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对与错。
如果上帝存在的话,理所当然。她并不能得到救赎。
她也许是挥舞蝶翼的恶魔罢。

瞧。血迹斑斑的。
也许生命也该终止了。

“美智子,是你吗?”

本已经是深夜之中了,那熟悉的声音却忽的出现。
像是在美智子嗡嗡作响的耳膜上轻轻敲了一下,
也燃起了美智子活下去的动力。
“是我。”
她的声音非常沙哑,声带在发颤,有着被刀子刮划的错觉。喉咙间腥腥涩涩,不用迟疑的判断出。
那是温热的血液。

“你怎么了?去了哪里?发生什么了吗?”
她的听众还是初次这般喋喋不休,
一轮接一轮的盘问翻若多年前她被扣押在敌人手里,
那令人心烦意乱的逼问。
“别吵了。”
她不耐烦地压制着什么,蹒跚地跌在少女脚边,少女慌乱蹲下,娇小柔软的小手在地上好一阵摸索,最后才牢牢抓紧美智子的手。
好像快哭出来的状势。
“抱歉...你不会出事的..我...”
女孩有点哽咽。
“海伦娜...记得第一次见面。
我问你的问题,你看的见吗?”
她的唇色发白,干瘪又无生色,
“后来我想,不如告诉你个秘密。
......其实我也看不见。”

是被昏红色的迷雾遮挡住了,有太多东西她看不见了。

很抱歉。她惹一个少女担心受怕了。

“那么。”
修女笑着,眼泪从黑洞般的双瞳溢出,
“愿上帝祝福您,给予您拨开云雾的圣光吧。”

这样也许,便可以像海伦娜一般。
刚刚好好的看见了。
或是更明亮。


那是黑夜里,弥漫圣光的誓言。

充满阳光的祝福。


03.

她是受一只蓝色蝴蝶的指引寻到这里来的。


清晨来看,那只蝴蝶还在露水里嬉戏耍闹。


吸吮那不知名白色小花的花蜜,金灿灿的一束光,照耀着那蝴蝶极其好看的莹蓝色翅膀。


像花像画的。


美智子批散着长长的黑色直发,一声不吭地观赏着美丽景色。


眼前景象总是能不自觉联想到那个女孩。


正坐在她身旁的海伦娜。


“伤势如何?美智子小姐。”

听着女孩的询问,她总觉有几分宛如蝴蝶翅膀的梦幻存在其中。

比如说,在这陌生的他乡,能被一位女孩子,亲切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而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称号。

“受您照顾,恢复的很好。这些日子来。真是要谢谢您。”


女孩子不讲话了,只是笑着,


她总是这般,安静,宁静。


笑容像是与她紧紧围绕在一起。


令人动心。



“过些日子来,教堂准备打理后花园了”

女孩打开话匣来,

“是附近最著名的伍兹小姐来打理花园。

  好期待啊……”


女人眉尾稍颤,

一丝不愉悦闪现在脸上,少女是察觉不到,露出难堪表情的女人暗自庆幸,随即又是对自己糟糕的庆幸的愧疚。


“您的心情很复杂?”

该死。

女孩的眼睛看不到。可是那洞察能力却是出色。美智子不由得苦笑来。

“没有。我也很期待。”

也是。总是该有离去的一天。

她心想。

那纯白的花朵并不属于她。

她心知肚明,却又有些不甘心。


也许,早该收拾行囊继续她的复仇路。然后分道扬镳。

毕竟这太奇怪了。她本不应该对某些地方产生感情,并且留得太久。

她可是名复仇者。

她找了太多借口来推辞,从对海伦娜的排斥到认可。那都是些推辞。

什么有这样的瞎子来照顾自己也没什么,

或是反正女孩并不会察觉。

但那都是假的。

女孩敏锐的什么都可以察觉,她只是不说罢了。

那美智子又为何这般爱找借口来逃脱,并违背职业,以至于内心。

她想装作不知道。


她该离开了。

她变得。

太奇怪了。


你看。

那蓝色的蝴蝶也有了离开的驾势。


   她可是


【红蝶】啊。


“过些日子。我该走了。”


是该走了。经过打理。这里不再是她的梦幻小屋。


不再是出色的隐蔽点。


不再有骗子了。















女孩疑虑的失望与不可置信。

美智子选择无视。

逃避。


04.

于是收拾行囊,不声不响。什么也不留。像蝴蝶点在花瓣上,不吭声。轻手轻脚。


她飞走了,逃走了。


中途太多用言语难以表述,便是那份心境。


重新回归了原有的生活,血腥。昏昏暗暗。光明只是一瞬。


她终究是一只断了弦的盲蝶。


即使有着苍茫的誓言。


“是什么来着……”在疼痛里呢呢喃喃。脑子里好似乱泥,身子也被伤似乱泥。无尽的伤痛啊……要是有那个姑娘在就好了。


她想,又责怪自己。


“那不属于你...美智子。不要再想了...”


再撑一撑吧。某些光明的确不属于你。


时光如梭,度日如年。日日月月。猩猩沉沉。


血气浸染。


该回归正轨了。她终究只是复仇者。


想了太多本与她无关。


想着。为什么呢?


没那么多铺垫?一面之缘?熟悉吗?


值得吗?


她会对一位女子产生如此的情绪。


也适当的该逃逃看了吧……



然后。


一下子被打入了地底。


“出事了。”




两个人都出事了。





“教堂来了可怕的家伙,大家都会死掉的。”


听了占卜的疯婆子的话,拖着被仇家剑刃摧残的一塌糊涂的受伤躯体。


来换了个债。




鲜血淋漓的暴风挥洒,风浪平静后,她用双臂支撑着爬到那个教堂,她一辈子都不愿踏入的神圣地方。


或是她不敢,她太可怕,这地方太干净。


盛着那少女的美好愿望。


眼里一阵星星一阵雨,或许她马上就要死了吧。用着那点力量仅能看到教堂里冷冷清清的月光挥洒在那教父常常夸夸其谈的台子上...


她死了吗?


或是一株花被掐灭了?


美好的东西总是不复存在啊……一转即逝的。


“也好也好...让我陪她一同消散吧……”


但是她有这个资格吗?


仅存的气息是为了思考最后的问题……却被引到了圣光。


“美智子?是你吗?”

女孩把着那根拐杖,颤颤巍巍,语气却不发颤。


“嗯。是我。你没事吗?”


“我没事!

  美智子没有事情真是太好了!

  一定是主保佑着吧!

  保佑着美智子这样的人平平安安。”



女人苍凉的笑笑,


是嘛?


她想。


那愿主保佑,她们能长久相伴吧。


“美智子。”


女孩逐步靠近,


“我爱你。”


愿圣光与你我相伴。


愿能做彼此的眼。


05.


那个婆子还说。


这一天。


被主保佑的人。


会永远幸福。



——END——